主页 > U绿生活 >男子撞死人逃逸,每年寄钱赎罪,十年后家属找上门,却揭开另一个 >
男子撞死人逃逸,每年寄钱赎罪,十年后家属找上门,却揭开另一个

男子撞死人逃逸,每年寄钱赎罪,十年后家属找上门,却揭开另一个

王有德是本市很有名气的「有德运输公司」的大老闆。清明节这天早上,王老闆丢下饭碗,跨上自行车,骑了将近两个小时,来到了位于西郊山区的墓地,径直来到了一座墓前。

墓碑上有一张十多岁女孩儿的像,女孩身穿红色连衣裙,漂亮可爱。王老闆在墓碑前摆上了一束鲜花,然后默默地低下了头……

晚上,王老闆躺在床上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个小女孩的像又浮现在了眼前,十年前的一幕,也像小女孩穿的红裙子一样在眼前飘动……

十年前,王有德所在的单位破产,他只领取5000元生活补助就下岗回了家。这时他的妻子长年患病,光医药费就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他的孩子在十三岁时因为车祸早早离开人世,而那个酒后驾车的肇事司机逃逸了,王有德连一分钱的赔偿也没拿到。想到自己四十多岁,没了后代,只有一个病妻,他几乎对生活绝望了。

但王有德是个有责任心的男子汉,他不能丢下妻子不管,日子怎幺也得过下去。当了近二十年司机的王有德求爷爷告奶奶借来五万元钱,又贷款五万元,买了第一辆大货车,跑起了运输。由于他诚实守信,做事认真,客户逐渐增多。他也开始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一天,王有德拉着满满一车货物从南方往本市赶。为了按时交货,他连续两天一宿没合眼,当车行驶到北市区城郊接合部时,强烈的睡意让他的眼皮直打架……就在这时,他觉得车身一阵晃动,猛地惊醒,下意识地踩了一脚剎车,车子停了下来。

王有德吓得心怦怦直跳,他没敢下车,只是顺着汽车的后视镜看去,发现车后三四十米的马路中间,好像躺着一个身穿红裙子的人!

王有德意识到出事故了。他拿出手机,打算报警,可刚拨了几个数字他又把电话放下了。他想到,买车借的钱和贷款还没还清,家里人吃饭治病可都指望着这辆车呢。而且,这辆车没有入保险就急于上路了,如今出了这幺大的事儿,自己拿什幺赔呀?

几秒钟痛苦思索后,他跳下了车,像做贼似的环顾四周,这时正值清晨,偏僻的小巷口空无一人。逃离这是非之地的慾望在他脑子里膨胀了起来,他急忙跳上车,猛地踩下了油门,汽车后视镜里的红裙子离他越来越远,很快就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王有德驾车一路狂奔,开到了自己停车的大院里。再次跳下车时,他感到双腿发软,手脚冰凉,浑身直冒虚汗。他从车头查看到车尾,发现车子完好无损。但当他走到车的右后轮时,发现轮胎的一侧多了一片鲜红的血迹,车轮突出的一段螺栓上竟然还带着一小段血淋淋的肠子!

王有德顿时瘫倒在地,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地上爬起来,发疯似的接上水管,对着车身车轮一阵猛冲……直到把那些刺激他神经的东西沖得无影无蹤,他才哆嗦着点燃了一支香烟。

他把货物交付给货主后回到家,就像被抽掉了筋一样躺在了床上。他没敢把自己撞人的事情告诉家人。他太需要休息了,可一闭上眼睛,就会被一件飘蕩而来的红裙子吓得惊醒过来……

接连两天,王有德没有出车,躲在家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思来想去。他想到自己的孩子被车祸夺去了生命,肇事司机给自己和家人的心灵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创伤。可没想到几年后,自己竟也成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主角!

王有德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他想到了去自首。

可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妻子痛苦地呻吟着,有气无力地说:「有、有德,你怎幺啦,你病啦?你可不能出事呀……」王有德猛地一惊,说:「没事,我好着呢。」说着,他给妻子端上一杯水,送上几粒药片,看着憔悴的妻子,自首的念头又被打消了。

又过了一天,王有德骑着自行车来到自己出车祸的地方,壮起胆子走进小巷口一家小商店,他买了一包香烟,便和小店老闆娘聊起来,聊着聊着就随口问了一句:「听说前几天,这个巷口出了车祸是吧?」

老闆娘叹了口气:「是呀,那天一大早有个小女孩儿被车撞死了,死得好惨呀!司机撞人后逃了,警察勘查了半天现场,也没找到什幺证人证据的。」说完话,老闆娘就开始破口大骂那个司机没有人性,咒他的孩子早晚也被车撞死。

王有德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慌张,附和着一起骂那个司机。最后,他又试探着问道:「死的那个孩子是附近的吗?」

老闆娘指了指对面:「就是那个小院里李有福家的闺女,刚上小学四年级。唉,作孽呀,这个李有福从小患小儿麻痹症,摆了个修鞋的小摊儿养家糊口。他老婆也有残疾,两口子就这幺一个闺女。哪知道黄鼠狼单单要咬这病鸭子呀!」

王有德从小商店出来,悄悄地走到那个院门紧闭的小院跟前,记下了地址——「槐树巷5号」。

返回家后,王有德心想,既然人死不能复生,只能想别的办法来减轻自己的罪过了。合计了半天,他决定继续跑运输挣钱来还债还贷款,然后挣钱来一点一点地还自己的良心债。

于是一年后,王有德开始了他的还债行动。他每月都会抽取一部分挣来的钱,亲手寄给李有福。刚开始寄得钱少一些,后来数目越来越大,如今已经坚持了九年。王有德觉得当他汇出每一笔钱后,他才能换来那片刻的轻鬆。

如今,王有德已经是家产千万的运输业巨头。他按月给李有福寄钱好像也成了一种习惯。十年来,王有德始终没去见李有福,不是不想见,而是始终觉得心中有愧。

这天一大早儿,王有德就被小保姆从床上叫了起来,说门口有人要找他。王有德寻思这幺早来人找他,是不是车队出了什幺事呀。他不敢怠慢,赶紧穿上衣服,跑到了大门口。

此刻,大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车上坐着一位头髮花白、双目失明的妇女。蹬车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汉,他见王有德出来,忙费力地从车上下来,拄着拐杖,一步步走上前来,激动地问道:「你是王有德老闆吗?」

王有德回答:「我是王有德。你找我有什幺事儿吗?」

没想到话刚说完,那老汉扔掉拐杖,「扑通」一声,跪在了王有德面前:「恩人呀,我可找到你了!」

王有德赶紧把老汉搀了起来,和小保姆一起把两位老人扶进了家中客厅里。王有德不明白,自己怎幺成了这位老汉的恩人了?于是他试探着问道:「老哥,你怎幺称呼?」老汉答道:「我叫李有福。」

听到「李有福」这名字,王有德惊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听李有福老泪纵横地说道:「十年了,要不是你每月给我们寄钱,我们老两口哪能活到今天。老天有眼,总算让我们找到了你,我们真要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

「我的老哥呀。你这话是怎幺说的?是我……」话没说完,王有德两腿一软就跪在了李有福面前。

李有福慌忙把王有德扶起来。王有德斜靠在沙发上,口中喃喃自语:「十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看着王有德痛苦的样子,李有福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十年前,我闺女被车撞死后,我老伴儿把眼睛哭瞎了,后来,她又得了一场大病,把原本为闺女上学攒的钱都花光了。走投无路之下我和老伴一合计,就想一块儿喝农药去找闺女。碗刚端起来,邮局的同志敲门送来汇款单,我俩这才没死成。谁知从此每个月都能收到汇款。想到还有好心人在暗地里帮我们,我们要是再寻死的话,那就真的对不住人家的恩情了。」

王有德慢慢坐起身,细细回味着李有福的话,心里想:撞死她女儿,我肇事逃逸本不应该,如果没有当初的汇款赎罪,那就要再害死两条人命呀,幸亏我还做了这幺一件积德的事情。

李有福接着说道:「不光每月有人寄钱来,每年清明节,我闺女的坟前还有人送花。我想,这送花的人肯定就是汇款人。可我按着汇款单上汇款人的姓名和地址去找时,才发现姓名和地址全都是假的。」

「那你是怎幺找到我的?」王有德问。

李有福说:「前几天收到你的那张汇款单后,我才想到,虽说汇款单上名字和地址是假的,可汇款邮局的地址错不了呀。于是,我就拿着汇款单求邮局的领导,让我看汇款当天的监控录像。邮局领导听我说的情况,就让我看了。虽然你当时戴着墨镜,可我记住了你下巴上的一大块儿黑痣。昨天晚上,电视里播报了市里召开大会,表彰你帮助下岗工人再就业的新闻,刚好被我看到了。你的脸型、身材,特别是你下巴上边的那块黑痣和我在邮局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猜你一定就是我要找的那个恩人。所以,今天一大早我就打听着来了。」

说罢,李有福从贴身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存单,递给王有德,然后说道:「这是你十年来寄给我的钱,我花了不少,还余下这些,我今天把它还给你。老伴除了眼睛之外,别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我修鞋挣的钱怎幺也够我们老两口儿吃饭,钱再多我们也用不着。再说,我拿恩人的钱放着,我也睡不踏实呀。」

王有德慌忙把存单又塞到了李有福的手里:「我的老哥呀,这些钱你就拿回去吧,当年撞死你闺女的那个司机,他……他……」

「王老闆,那个司机七年前就被警察抓起来,判了刑。」李有福说着话,又把存单摁在了王有德的手中,然后架上单拐要扶老伴回家。

「司机被抓了?撞死你闺女的司机被抓了?」王有德惊讶地连声追问。

李有福解释道:「十年前,我闺女清早起来,正準备去上学,一出门就看到马路中间躺着我家养的那条小狗。据事后民警分析,是我闺女晾着的那件红色连衣裙被风吹了,小狗出去把它叼回来,在过马路时被汽车轧死了。我闺女跑到马路中间去捡裙子,没想到却被飞驰而来的货车撞死了。司机跑了两年多,后来就被警察抓回来了。」

「啊!」王有德听到这里,神色一变,不由得叫了起来,或许是感到自己有些失态,他稳了稳情绪,附和道,「是啊,逃能逃到什幺地方去,心里有鬼,总会被抓回来的。」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幺事,抓住李有福的手问道:「快告诉我,你闺女出事的时候穿的是什幺颜色的衣服?」

李有福说:「那天她穿的是一件红色裙子。」

王有德听罢,一种从未有过的轻鬆畅快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心头压了十年的大石头一下就落了地。他开心,他兴奋,他激动地问李有福:「那条红裙子还在幺?」

李有福不知道对方为什幺一下子变得这幺激动,忙应道:「在,在,女儿没了,我俩把这条红裙子留下来,做个念想。」

「那能不能把红裙子借给我一个晚上?」

「行,可是你要借它做什幺?」

王有德急切地说:「这你别问了,快去拿……」说着竟然把李有福两口子推出了家门。

李有福不知道王老闆到底怎幺了,只觉得这条红裙子一定对他很重要,忙骑着三轮车带着老伴儿回家,将那条红裙子取来双手递给王有德。王有德捧着这条红裙子,双手不住地颤抖。他面带笑容,倒在了沙发上。

十年来,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他觉得自己太睏倦了,他太想好好睡上一觉了……

第二天早上,家人发现王有德永远地睡着了,他的脸上挂着安详的笑容,在他的枕边放着一条美丽的红裙子……

vi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