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绿生活 >男子控诉医院多次转病房‧贫血妻产后亡女夭折 >
男子控诉医院多次转病房‧贫血妻产后亡女夭折

男子控诉医院多次转病房‧贫血妻产后亡女夭折(柔佛‧新山23日讯)39岁主管申诉,他和妻子结婚十多年迎来第三个孩子,但怀胎7个月的妻子却被验出患有贫血症状,前后被送入两间政府医院留医,却没想到病情加重,在自然诞下女婴后不治,死因是肺栓塞;新生女婴也因患有“缺氧缺血的脑部疾病,在3天后夭折,令他同时承受失去妻女的双重打击。他不满院方在妻子虚弱时,多次为妻子抽血和转换病床,且病房环境杂乱而向院方提出投诉。住在马西至达城的事主庄勇辉,与36岁妻子李彩燕育有15岁长子和8岁女儿,这是他俩第三个爱情结晶品,没想到母女相继离开他。庄勇辉指出,妻子怀孕时是到政府和私人诊所检查,上週一他带妻子到马西政府诊所检查时,妻子被验出有贫血状况,当天便进入新山班兰医院留医。“隔天晚上8时30分,妻子从4楼病房转入7楼病房,当时我就很不满院方在夜晚让怀胎的妻子转病房而曾提出投诉。”病房杂乱忧细菌感染他说,上週三,班兰医院一名女医生说院方没有血液专科医生和相关仪器,要把妻子转往新山中央医院。他担心妻子休息不足够,便要求週日才转院,但院方仍于上週四下午4时把妻子送到新山中央医院。“在新山中央医院留医期间,院方也多番转换妻子的病房和病床,并且一天抽取3次血液,每次需抽8支大小不同管子的血液。而且,病房环境非常杂乱,病人众多,我担心妻子受细菌感染,要求转进4人的病房,院方却没有处理。”庄勇辉说,妻子週日凌晨因状况不佳,被送入加护病房留医,当天上午8时30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妻子,当时他还拿水给妻子喝,过后离开病房。“上午10时20分,院方突然联络我,说妻子在上午9时20分已自然生产,但生产后很危险,要我即刻到医院。”庄勇辉赶抵加护病房,看见十多名医生和护士为妻子抢救,大约40分钟后,妻子于上午11时不治。李彩燕诞下的女婴过后在加护病房留医,却在週三早上6时15分夭折。身体虚弱仍1天抽血3次庄勇辉指出,他不满院方在妻子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一天还抽取3次血液检验,他也没有接获通知,院方便让妻子自然生产。“妻子于週日凌晨被送入加护病房时,已经很疲累和虚弱。”他说,他投诉院方的抽血举动后,院方才为妻子输血。“原本应该为妻子治疗的血液专科医生休假,由两名女医生负责治疗,但据我所知,两名女医生是通过电话联络那名专科医生做诊断。”病床名字有误险送照X光此外,庄勇辉说,妻子留医的病房窗户皆打开,以致往来车辆的废气都飘至病房内。“我害怕妻子受细菌感染,曾向院方表明不介意付出800令吉抵押金,让妻子转进4人病房,院方却没有理会。”他指出,有一次妻子转换病床,院方没有把先前病人的名字更换,护士差一点要送妻子照X光,他投诉了两次,护士才换病人名字,显示院方的不专业。妻怀孕期状态良好庄勇辉说,妻子已在週二举行出殡火化仪式,小女儿的遗体火化后也会与妻子的骨灰放一起,母女相伴。他说,妻子怀孕期间状态良好,留医期间却因害怕,担心到一直无法睡觉,精神不佳。“我的儿子和大女儿都是在政府医院出生,想不到妻子生这一胎会出事。”庄勇辉已向新山中央医院提呈投诉书,在处理完妻女的身后事后,他将向政党人士投诉和报案,为妻女讨公道。拒解剖查死因庄勇辉说,医生曾要求解剖妻子的遗体以查明确实的死因,但他认为妻子已逝,解剖无意义,所以不同意医生的要求。他指出,医生检验时曾说妻子患有血液疾病,但妻子的死亡证书列明死因是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至于新生女婴的死亡证书的死因则为“新生儿缺氧缺血的脑部疾病”(neonatal encephalopathy)。新山中央医院证实接投诉新山中央医院发言人证实接获庄勇辉提呈的投诉书,但院方包括院长没有对外发言的权力。发言人说,针对公众的投诉个案,只有全国卫生部、卫生部长和卫生部秘书长有权对外和媒体发言。发言人指出,卫生部将会依据媒体的报导做出回应。‧2014.04.23


上一篇: 下一篇: